時間來到2013年底 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心中有太多想法 想做的事情很多 給自己設立的高牆更多 只好一一確認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行動慢了一些但沒關係 至少我開始行動了 不在催眠自己明天會做了 例如這篇文章 就是這樣來的 想更新新增文章的念頭一直都有 但是到了電腦前面不是去看影片就是逛FB

人真的很奇妙 到底真正開始行動的那刻是什麼說服了大腦跟身體

 

  常常會有種感覺 例如好久沒運動身體了 看到小朋友在廣場上自在地跑 就有一股衝動也想跟著跑 而且是小朋友那種亂衝亂撞得跑法  到底是什麼時候我不再這樣跑了 又是什麼時候發現或意識到沒辦法像他們一樣簡單的快樂跟專注地投入了任何事情 現在的我必須要有足夠的原因 足夠的優缺點分析 確定這件事現在做是好的值得的 但同時也是到了最後什麼都沒做的原因或理由之一

 

  意識到這種情況之後 會想說與其想半天什麼都不做 不如趕快開始動手做 所以現在想跑步的時候 就會盡可能地快速穿上衣服換上鞋子走到門外 然後邊抱怨邊想快點跑完設定的目標 但這個模式只要執行一陣子的時候 就會發現自己像個機器人一樣 就會開始恐慌 到底是我想跑步而去跑步 還是為了不讓自己有偷懶的感覺而去跑步 很多時候我承認應該是後者 害怕沒去做這件事情 身體變得遲緩不敏捷 所以逼自己去跑步

 

  原來害怕是我大多數行動的來源 害怕今天沒去做這件事就死了 害怕自己就這樣沒留下東西就死了 害怕沒賺錢賺到某個數目就死了 害怕沒跟很值得在一起人的相識就死了 所以比起死亡我更擔心還沒去做的某件事衍生到了不夠這件事 我做了太少了 錢賺到不夠多 朋友不夠多 貢獻的不夠多 但這不夠是怎麼來的 原來是比較 而且大多數是跟其他人比較 很明顯地應該永遠有得比吧 怎樣比都是我輸吧 你會跟一個某項目比你弱的人比嗎 15歲的我  會去跟10歲的人比嗎 永遠都是跟比我帥的比 比我幽默的比 比我有貢獻的比 這地球有70億人口阿 我到底要比到什麼時候

 

  對現在的我來說 肯定自己算是復健科目 真的滿難的 我被教導成要進好的學校 但是好的學校名額跟壞的學校名額都有限 但大家都要搶好的學校的時候 就只好比個高低了 我社會比你強 你英文比我強 畢竟名額有限麻 那不比功課可以比的還有很多 誰的女朋友多 誰的遊戲玩得比較強 誰做的事情比較有意義

就算學歷輸人也沒關西 要比誰賺得比較多 誰比較會賺 誰又比較能輕鬆的賺 而不是爆肝的賺 比較太好玩了 我跟他比 身高比較高 應該比較有優勢 我跟他比起來 比較帥 交女朋友應該比較有優勢 但我發現總有幾個特異的例子

 

  比較醜的交的馬子很正 比較矮的跑得跟飛的一樣快 比較矬的賺得有夠多 比較少數的人可以操控的資源非常的多 比較是很累的 比輸是很痛苦的 所以不比較了嗎但這更難 因為你要肯定自己已經夠好了 但是誰教過你要怎麼肯定自己

就算有書籍或其他人教你那些人在社會上的評論是怎麼樣 原來一切的罪魁禍首是社會阿 都是社會定義普遍的各種各樣情況 其實真的有那麼普遍嗎 殺人搶劫的真的那麼多吧 不道德的人真的那麼多嗎 生病的瘋子老人小孩真的那麼多嗎 逃漏稅賣假貨的真的那麼多嗎 那大家真的是最後才知道的嗎

 

  所以把矛頭都指向社會吧 我也試著這麼做過 把錯都推到外面 都發現到也許打電動時暫時可以逃避這種感覺 但不打電動夜深人靜的時候 感覺會加倍湧上

所以肯定自己吧 肯定這社會吧 如果不愛自己沒有愛的話 又要怎麼去愛別人 去愛這個社會 長久下來我都假裝自己可以不需要別人的愛 但最後會發現沒有別人的愛好痛苦 愛是什麼 我不知道 很多人講但也很多人不懂

 

  我一直以為是因為無知而痛苦的 搞懂一切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但跟比較跟怪罪的情況一樣 永遠到不了終點 這是個沒有終點的迷宮 所以我放棄搞懂他了

  也許就像我放棄對某件事的執著之後 終於讓我做到那件事了 我盡量讓他充滿我的生命 盡量的不設法搞懂他 盡量得讓他充滿你我之間 這是我選擇不再用盡全力去想別人的錯 想自己的錯 對自己跟別人憤怒之後 所下的一個最輕鬆的決定 謝謝大家 謝謝我自己

 

創作者介紹

傑克雄的瘋言瘋語

傑克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